爱上海现实人间百态故乡黄花

第四章:家园

故乡黄花剑梵天123 1199字2023年07月02日 16:29

  生物钟在六点半就扒开了我眼,身体(知觉)是醒了,眼皮却在打架。

  今天是约好踏青扫墓的日子,注定与懒觉无缘,我拍了几下脸颊,强迫自己清醒。相信很多人起床的第一件事都是上厕所,把一夜生产的废物排出,我也不例外。

  我透过窗瞟了一眼街道,看到三三两两的大爷大妈一边走一边挥手晨练。天空像被白烟熏过,近处清晰,远处模糊。用屁股都能算出:今天多云,阴天,有小雨。出太阳的概率低到除非有奇迹。

  我洗漱完喝了两碗白粥,就去阳台给花草浇水了。因为我妈经常回老家,没人打理这些小盆栽,所以除了芦荟和十多株多肉植物还生意盎然,其它物种就显得缺乏营养,叶子也开始枯黄、凋零,一副垂头丧气、奄奄一息的死样子。

  电视二月份就欠费了,每年都升价,我妈说一年到头就春节几天在看,叫我们不要续费了,她在家也不看。确实,手机已经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,把座机、收音机、电视机、照相机等等推到被市场淘汰的边缘。真正做到了“一机在手,天下我有”的手机革命。

  清明祭祖,我们这边有做“艾糍”,煮“黄姜饭”习俗。黄姜饭要用碗盛到像山一样,说白了就是像坟墓一样,圆穹顶的形状,再把一个熟鸡蛋插到饭顶的中间,这是祭祖用的。其实,那是给我们自己吃的,因为扫墓一走就是一整天,山高水远,又累又饿在所难免,不过一般都会扫完墓才吃。现在山都基本被开发完,路也通了,可以放心开着三轮摩托车翻山越岭。

  八点半左右,堂弟就打电话来说,出发回老家。我拿上妈准备的“黄姜饭”和“艾糍”就下楼了,接上他俩就一路穿越明迳大街。在镇上回老家有两条路:一条克岩线,八公里,弯多路窄经村庄;一条公正线,十公里,省道没有塞车的风险。我回老家一般走公正线。

  二十分钟不到,就顺利到达目的地,熟悉的环境,熟悉的人,如果你努力回忆一下,还有熟悉的曾经等待你挖掘。乡村也是时刻在变化,如果你一年不曾回家,你会发现物是人非,变成了物非人也不是,很多事是没有发言权的。

  因为社会的发展,城镇化越来越普遍,农村已经很少有人住了,很多瓦房也年久失修,我今天回来才知道,一片“光”景,拆了蛮好的,避免发生坍塌伤及无辜,产生无法挽回的悲伤故事,故事变事故。

  年龄摆在那里,每次回来都逃不过七大姑八大姨或乡亲邻里的灵魂拷问:有女朋友没有?是不是带女朋友回来呢?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啊?无论你回答有或无都不妥,不回答也不妥,不尊重人。回答:没有。他(她)们就叫你加把劲,争取今年结婚。或叫你不要眼角太高,把标准放低点。回答:有。那就更加没完没了,哪里人啊!怎么不带回来见见啊!今年把酒摆了吧,我等你这顿等到脖子都长了。

  反正他(她)们是出于真情去关心你的个人问,亦或者单纯是为了嘲笑你的无能。关心或嘲讽这都无可厚非,个人问题终究是自己的问题,解决与否,自己做主,别人作不了你主,别人只提供意见和建议,选择权在你。可能你会说你价值观与他(她)们不同,但农村的价值观就是结婚生子,传宗接代。

添加书签
剑梵天 · 作家说
上起点中文网支持我,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
扫一扫,手机接着读